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汪顺夺冠瞬间全场沸腾 对镜头比心说“中秋快乐!家人们”

73分钟阿劳霍右侧禁区前右脚大力低射,汪顺皮球稍稍偏出远门柱。福德正神

战胜活塞,夺冠对镜威少推进的能力,找浓眉喂饼的能力以及终结能力,都足以提升湖人队的反击质量。威少在本赛季和下个赛季一共还有9000万的合同,瞬间这是美媒体认为处理威少最大的一个障碍,瞬间他们甚至表示湖人队真正有价值的交易筹码是塔克,塔克本赛季场均拿下16分,在输给公牛和雄鹿的比赛中一共轰下53分让人印象深刻。

第三,全场真正意义的巨头我相信KP,沸腾他还没有打出最出色的表现,现在你应该明白为什么我们不会去交易他。波神需要继续保持状态,头比在东契奇回归后,和其一起帮助独行侠赢下更多比赛。对于交易流言,心说波尔津吉斯本人也表示那些都子虚乌有,在球队中打出更好的表现,才符合双方共同的利益。教练组和管理层的目标和重点都是如何帮助我在场上发挥得更好,中秋他们会听从我的想法。

快乐让我打的更好才符合我们所有人的利益。原标题:家人库班否认波神交易流言:家人这很荒谬没有理由这样做北京时间11月24日,近日,独行侠老板马克-库班在接受采访时谈到了关于波尔津吉斯的交易流言,他表示这很荒谬,球队不会这么做。但因新冠疫情特殊情况,汪顺两家俱乐部均侥幸留在J1联赛。

而且,夺冠对镜去年K联赛同样经历了疫情期间的降薪,各俱乐部虽然收入锐减,但没有影响到俱乐部正常运营。2019年K联盟和K联赛总收入3719亿韩元(约20亿人民币),瞬间去年则因赛程缩减和空场比赛至少锐减16%。昔日挥金如土的所谓世界第6联赛,全场转眼面临大部分俱乐部难以为继的崩盘局面……近邻的关注让人汗颜的同时,全场也引发了我们的思考,同样受到疫情冲击严重的日韩联赛,为何不见类似悲剧的发生?事实上,日韩联赛受疫情打击,经营收入同样锐减。比赛日收入减少105亿日元,沸腾锐减67%。

神户胜利船之外薪资支出最高的名古屋鲸鱼(12.5亿日元),去年收入52亿日元,薪资占比不到1/4。赤字超5亿日元(约2800万人民币)的6家,5家在J1联赛。

去年J1联赛总收入比2019年减少204亿日元,锐减25%。J联赛去年7月复赛,9月开放球迷入场——都是为了尽可能恢复俱乐部常规经营。收入下降超过10亿日元的还有浦和红钻、鹿岛鹿角、名古屋鲸鱼、川崎前锋、FC东京和大阪钢巴。至于商业赞助,一个不断因国家队赛事而压缩、变更赛程的联赛,拿什么去留住现有赞助商?一个关注度不断下降、球迷持续流失的联赛,又拿什么去争取新金主的青睐?联赛是足球产业之本,当中国足球管理者连一点都能够忽视,那么乱象频生也就不足为奇。

同时进一步放宽观众入场限制,避免了俱乐部财政进一步恶化。原标题:深度-疫情之下日韩为何不见欠薪成熟产业链+理性薪资支出足球报记者寒冰报道日韩媒体近期均普遍报道了中超俱乐部的生存危机:广州队与河北、重庆均可能步卫冕冠军江苏苏宁后尘破产解散。今年两国疫情均有反弹,东京奥运会甚至险些被取消,但日韩联赛还是如期在春季揭幕并采用主客场制。除少数豪门俱乐部外,中超2/3的俱乐部比赛日收入和周边产品收入微薄,不少俱乐部甚至连官方专卖店都没有,而持续的赛会制,更让主队球迷有心无力。

今年中超公司与体奥动力解约,分散出售转播权的收益下降一个量级,更是雪上加霜。J联赛此前与DAZN集团签下10年总值2100亿日元(约116亿人民币)转播合同,是J联赛如期开赛的根本原因——合同规定只有联赛场次完成75%以上,联盟才能得到这笔转播费。

中超联赛超过3/4的俱乐部欠薪。俱乐部的薪资还是能够正常发放,整个联盟没有任何俱乐部资不抵债或破产。

K联赛去年5月初最早复赛,8月恢复观众入场。同时,因为新冠疫情的打击,K联赛已制定了到2024年全新的工资帽政策,意在避免俱乐部遭遇经济危机时无力支付薪资,降低经营风险。电视转播方面,体奥动力总额80亿人民币的电视转播合同,实际仅执行5年,去年因新冠疫情只支付1.5亿,对俱乐部预算动辄上10亿的中超俱乐部而言,这点钱就是杯水车薪。J联赛公布2020年度53家俱乐部财报,其中34家亏损,占全部俱乐部2/3,占比和数量均创历史纪录。而如今的中超,这三项核心收入的数据却是惨不忍睹。收入最低的鸟栖砂岩(16.5亿日元),薪资开支也只有3.3亿日元,占俱乐部总收入的1/5。

只有神户胜利船薪资总额(47.1亿日元),几乎相当于去年俱乐部全部收入,其中超过2/3是伊涅斯塔的薪资。此前4年J联赛没有俱乐部资不抵债,去年因新冠疫情多达10家,包括J1联赛的鸟栖砂岩、仙台七夕、大阪樱花,可见经营危机之严重。

相比观众入场带来的比赛日收入,更重要的是联赛稳定有序进行,这对保证电视转播费用和商业赞助这两项收入来说至关重要。成熟的俱乐部经营产业链,让日韩联赛在允许球迷入场、联赛恢复常规运营后,有了实现触底反弹的资本——这也是他们在母公司同样受疫情冲击损失严重的情况下,能够维持稳定经营的原因之一。

众所周知,电视转播、比赛日收入和商业赞助是职业联赛、职业俱乐部重要收入来源。鹿岛鹿角去年赤字近10亿日元(约5500万人民币),财政状况最糟糕的鸟栖砂岩财政赤字超过20亿日元(约1.1亿人民币),与仙台七夕一样连续3年亏损,后者去年赤字达6.6亿日元(约3700万人民币)。

吃惯了大鱼大肉的中国足球,如今也已推行四大帽开始节衣缩食——但在盼来春暖花开前,还得先熬过这个寒冬。但俱乐部通过降薪,以及今年联赛正常运转,三大项收入恢复,缓解了危机。除供养超级巨星伊涅斯塔的神户胜利船,今年其余J联赛俱乐部年薪支出都未超过13亿日元,最低的大分三神仅3亿日元出头。因停摆和取消升降级,电视转播费和周边产品销售等也在下降

但从目前的情况看,广州队恐怕已经主动退出争冠行列了,外援和归化球员方面,目前高拉特和阿兰已经离开了,费南多尚未回归,少了这三名归化球员,广州队实力大打折扣,更何况,大部分广州队队员都没有系统训练。至于深圳队,现在的情况也并不是很乐观。

对于中超第二阶段来说,新帅也是一个倍受关注的焦点。如果阵容比较整齐的话,郑智甚至有机会率领广州队左右争冠组的局势。

或许可以这么说,过往的所谓罢赛,以往都是嘴上喊的狼来了,这一次,大概率也是嘴上喊狼来了,但三番五次之后,谁又能知道会不会是真的狼来了呢?。广州队目前仍旧没有正式集中,他们在中超第一阶段结束之后就放假了,这个假期一放就是三个半月,现在广州的球员只能自发地在队长郑智的带领下训练。

不过,考虑到8个中超冠军和2个亚冠冠军的荣誉,广州队恐怕最后还是会去参加第二阶段的联赛。展开全文河北队在足协杯比赛时召集了部分年轻球员参赛,随后10月26日再次停工休假,至今尚未正式集中,期间河北足球俱乐部也进行了裁员,俱乐部对股改停滞先是失望,如今近乎绝望。深圳队方面,卡尔德克和阿奇姆彭参加了足协杯,金特罗也已经回归并解除了隔离,不过瓦卡索尚未回归。北京国安的外援则只有一个席尔瓦。

其他球队方面,沧州雄狮、青岛、武汉等队的外援总体上比较齐整,比如青岛队的拉多尼奇、亚历山德里尼、武科维奇已经在球队之中,武汉队的进攻三叉戟洛佩斯、埃弗拉和拉斐尔也都已经到位。广州的问题是,这支球队没人管了——如果有人管,至少可以集中训练。

更重要的是,目前这两支球队也是最稳定的球队,球队不欠薪,训练也非常系统,人员也非常齐整。这一次,可能也不会有意外,但不到球队进驻赛区,甚至不到比赛正式开始,没人敢打包票。

目前,国足12强赛10轮比赛战罢6轮,国足晋级世界杯只剩下理论上的希望,在这种情况下,各方面都在呼吁国家队选择新人培养新人,那么在中超第二阶段,新人的表现就更值得关注。其中戴伟浚受到的关注更大,也是呼声最高的球员,在完成会籍转换之后便可以成为国足队员,此前戴伟浚在足协杯上就有不错的表现。